警惕性病:轻则伤身重则杀身

美的反面是丑恶。把一百种关于美的定义反过来,大概也会有一百种关于丑的定义。但是,丑往往也可能挖掘出美。美与善不同,美与真也不同,可是与真和善密切相联,交融渗透的美使人们更容易、更普遍、更持久地接受。丑与恶、丑与假也不同,但是丑与恶、假结合在一起,使人们更为敌视、痛苦,或者恐惧。

当性美走向反面时,是最容易与人类社会普遍确定、推尚的价值观念相对立的,这大概也是性的追求、性的教育和性美开发难度极大的原因。如果说真理和谬误,美好和丑恶仅有一步之差,那么,性美和性丑恶之间,恐怕要"差之毫厘"、"别之毫发"了。--难怪人们谈"性"色变,总是在性问题上谨小慎微,颤颤而行如走钢丝了!

当我们需要冲破观念上的樊篱,需要突破无知愚昧的局限,需要克服各种心理障碍,需要充分发挥人性的潜能和创造智慧的力量去珍爱、去追求、去发掘性爱之美的时候,是无法忽视科学意义上的黄牌警告的!

这种警告的权威性与传统道德观念并无承脉之关联,只是某种巧合;这种警告的严重性并不是宗教的、愚昧的产物,而恰恰具有"现代"的色彩和科学的尊严。

性病

尽管性病自古有之,但历史的"花柳病"之类,更多地是漫延于宫墙之中、庭廊之内;湮没于烟花柳巷或公子王孙的寻花问柳生活里。而现代社会虽已不似历史陈迹,但正因为社会趋向平等与开放,交往的自由与广泛,性病也在伴随的意义上"飞入寻常百姓家"。不必详究统计数字资料,仅从性病防治机构的设立、打击和取缔娼妓,对防治措施的广泛宣传、婚前检验制度的强化、大量防治性病药物的生产与销售……等情况来看,从另一面说明了性病像阴影一般在社会上悄然传播。

    女人的生理构造,只要不是处男,亲身上阵过的
    大多数情侣在进行爱爱的时候,都希望女性能
    女人在性爱生活中总是处于一种被动的状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