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我老婆做爱时却不叫床

都说女人的叫床声是情欲的催化剂,女人柔若无骨的身段,缠绵悱恻的眼神,再加上兴奋难抑的叫床声都会让男性亢奋不已,可是有的女性虽婀娜万千,在床上时却如同木偶一样,没有一丝叫床声,让男人唱着独角戏,不知自己表现如何。这是为什么呢?

                51.jpg

有的女人不敢叫,表面上是怕有人听到,根本上是怕丑。丑从何来?因为她从心里认同这是个丑事。做丑事不能让人知道,所以抵死憋住,不能出声。打死也不出声,高潮也不崩溃。永远保持住了清晰的头脑,从来没有失控。这使得做爱不成其为洗礼,不能达到快乐的巅峰,就搞成了坐老虎凳,弄成了炼狱。女人不叫床后果实在很严重。

叫床:敢不敢

女人叫床,那才叫女中丈夫呢。所谓人中吕布,马中赤兔。

叫床是女人最妩媚、最致命的杀伤性武器。能将最雄强的男人立毙马下。叫床,好比是军中号角,是战鼓声急,是马蹄声脆,催逼战士一往无前,奋勇杀敌。

正如《水浒传》写林冲和洪教头比武那一段:两个教师就明月地上交手,真个好看。怎见是山东大擂?但见:山东大擂,河北夹枪。大擂棒是鳅鱼穴内喷来,夹枪棒是巨蟒窠中拔出。大擂棒似连根拔怪树,夹枪棒如遍地卷枯藤。两条海内抢珠龙,一对岩前争食虎。

叫床就是叫好。那是由衷赞叹,彻底拜服,又是摇旗呐喊,加油助威。所以者,使劲忍住不是一个好办法。而是要配合男人。男人最希望看到女人崩溃。那样他就太有成就感了。否则的话,他就很失败:认定自己喂不饱这个女人。妈妈的,这个问题就大了。

实际上,叫床当然是人世间最优美的歌。最优美动听的歌只需要一个词,啊,或者哦,或者嗯。足矣。没有任何的咏叹调比得上这一曲。女人吟咏这一首歌词,实在是对男人最强的激励,最好的犒赏。大象无形,大音稀声,大道至简,岂是诳语?

做爱连叫床也不敢,实在比男人阳萎更不堪。那样怎么算做了?那样怎么才能做得通透?

叫床:应与不应

敢不敢,是第一层意思;应不应,是第二层意思。应不应,指的是反馈与否。做爱好比弹琴。女人就是竖琴。男人每一下动作,必得听到声音。要是弹不出声音来,这就很麻烦,男人就犯迷糊——不知道是搞对了,还是搞错了。两个人的配合,就失去了媒介,协奏就进行不下去了,变成了独奏。所谓琴和瑟亦合,所谓鸾凤和鸣,就达不到了。

对于做爱来讲,女人是老师,男人是学生。

叫床是期待,叫床是引导,叫床是教育。

所谓立叫立应,指的就是这个意思。你一叫,他就应。你不叫,他就不知道怎么应了。所以说,叫床是当老师。你不叫的话,你的学生很快就无声无息了。下一把往哪里去?所以中国男人过了四十,全都阳萎了,问题在于女人不会叫床。不叫床的后果就有如此之严重。

有的人把不能叫床的原因全部推给房子问题,公婆问题。我认为这是借口。公婆在一起住怎么了?该叫还是要叫。比如和婆婆住在一起,你叫了她烦,你可以跟她理论:你也可以叫嘛。你不叫,还不许我叫?真是岂有此理!你让你老公很快就阳萎了,难道让我老公跟你老公一样没用?婆婆当时就一声惨叫,所谓七窍生烟者是也。

隔音不好一样要叫。叫了以后,就是替天行道,就是为人师表。正如那个案例所说,起先是一人叫,而后是一楼叫。从一楼叫,变成万楼叫,中国的夜晚起码就和谐了。

有女权主义者看到我关于叫床的意见,认为我太大男子主义,强烈要求我提出关于男人叫床的倡议。否则的话,实在是咽不下这口气。我想这个意见很好啊,确实应该叫。叫床面前男女平等。为什么只让女人叫,男人听了受用,为什么不能让男人叫一叫,使女人受用受用?为什么男人只在很少的时间段内叫,而不是全程叫?这个意见确实应该予以考虑。因为学习无止境,探索无止境。至少在女性提出这个要求以后,作为男性,不该拒绝。

她说:女人要男人叫床,最惬意的在于,本来一个刚强的男人,石榴裙下显出最真实的一面来,温情、柔软。于是,软硬兼施,得其中道。看看!女权主义者既讲征服,又讲享受。既敢于享受,又敢于征服。不但要肉体高潮,还要心灵满足。鉴于此,我先表个态,我热情欢呼,期待这样的女权主义者多一些。如果需要我受虐的话,我很乐意尝试。

    女人的生理构造,只要不是处男,亲身上阵过的
    大多数情侣在进行爱爱的时候,都希望女性能
    女人在性爱生活中总是处于一种被动的状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