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机上的邂逅只是两个人缘分

  导语:一个人想要离开,就不要去挽留他,因为他的心已经不再这里。明宇走后一年的时间,段苏一直疑惑不解,她决定去找他寻找一个答案。飞机上的邂逅只是两个人缘分的开始,爱情走了就走了,当你心里释然的时候,可能自己并没有意识到,真正的爱情正在向你走来。

凌晨一点多,段苏在梦中惊醒,满头大汗……打开灯,黑暗的屋子瞬间被照亮。段苏光着脚丫去客厅从冰箱里抱出了半个西瓜,用勺子挖了一大口塞进嘴里。刚入喉便感觉到阵阵的凉意,沁入五脏。她觉得只有这样才能让自己清醒,才能不继续沦陷在明宇的影子里。

爱情也抵不过男人渴望自由的天性。如同明宇和她没有说出分手,却不知道他们之间出现了什么状况。段苏反省过,是在明宇收拾行李时,她反省自己到底错在哪里?等她反省完后,明宇早就离开了。

而后接到过一个短信,他说:我到了漓江,你要幸福起来,再見!

明宇走后,  房间里忽然显得空落落的清冷。段苏奇怪,以前还觉得这个摆满了书本和植物的房间,拥挤而温暖。听说飞鸟迁徙远行时,会留下很多思念,会在自己小窝边盘旋数日。那么人呢?每当想到这里,段苏就会泪流满面。

总是记得两人相遇的那一幕,她打着花伞伫立在大叶梧桐树下看落雨,而他就坐在四季咖啡馆里,用手支撑着画板,一笔一笔描画看雨的段苏。隔着一块巨大的玻璃,两人的视线很微妙地就纠缠到了一起……

此后,明宇成了这个城市她唯一的心跳。明宇眼神里的爱恋不是装出来的,可是倦意是怎么来的呢?时间是罪魁祸首?他没有给过理由,段苏只能猜,过程很痛苦。

在明宇离开的第326天,沾着满嘴西瓜汁的段苏做了一个决定,去找他。她不甘,她要让明宇给自己一个答案。

咸阳机场,从三号登机口进去,在空姐的帮助下找到自己的位置,22A,靠窗。飞机起飞时微微颠簸,段苏有一刹那的恍惚,这种感觉在明宇久未归来的时候有过。邻座很体贴地递过来一片“绿箭”,她报以浅浅的微笑从那人手中接过。四目对视的那一秒,段苏左手食指微微地轻颤。22B,眼神是她最熟悉不过的了,清澈如同山涧甘泉。她努力将思维从臆念里拉扯回来,其实他与明宇也不是那么相似,眼角眉梢分明不同。他只是,只是眼神与明宇略微有些相似,仅仅只是相似而已。

段苏不敢再直视他,便把头偏到窗口这边缄默不语。

当空客320缓缓降落在两江机场时,段苏仿佛感觉到另一个心跳。在这城市的某个角落,一下又一下响起。来时段苏在地图上寻找着这个城市的位置,为何明宇要来漓江?而不是西湖,而不是凤凰?这个城市会比西安温暖还是沧桑?她在心里说,若每个人都是为爱而生的,那么明宇,我们一定会在这个城市的某个地方遇見。

入住在漓江之畔的帝苑大酒店。

找到自己的房间,把行李安放好,拉了软椅靠坐在窗边。这家酒店的窗帘是昏黄色的,段苏不喜欢这样暗哑的色彩。605号房的窗正对漓江,江的对面,郁郁葱葱,看不清楚具体有些什么。往西五百米开外,解放桥架于漓江之上,桥边七零八落的坐了些人。段苏多希望这些人里有那个熟悉的面孔。她定会不顾一切地冲过去,让他告诉自己为何离开的答案。

正沉浸在思绪的游荡中,有敲门声轻轻响起。起身开门,门外竟然立着一脸微笑的22B。嗨!刚才看到你在前台登记,很巧,我们又是邻居。对了,在飞机上,你给了我一个错的手机号码。

段苏尴尬地轻笑了笑。像段苏这样的女孩,并不十分漂亮,但却迷人,总会有人主动搭讪。她并不擅长拒绝,只能用些小聪明躲闪。

好在22B并没有想让她难堪的意思,自顾自地作了自我介绍,我叫景朴浩,认识你很高兴。段苏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井铺好?等谁跳?

啊?22B微微愣了一下,随即嘴角也绽开了阳光一般的笑意。他饶有深意地看着段苏,显然他对面前这个本来很感兴趣的女孩,又多了一层兴趣。

那种熟悉的感觉好像又来了,莫名其妙的。这次轮到段苏发愣了,她忙扯开了话题,你来这里做什么?也是旅游吧?

不知道,或许是来寻求一个答案,一个未设问题的答案。他若有所思地回答。

段苏轻叹,又是一个找答案的,人,要有怎样的执着才如此不甘。她不知道该用什么语言来同他交流。思想突然陷进困顿境地,只得无语。

上一篇123下一页

    我也没有做过任何出格的事情,像我这样单
    很多姑娘都有在床上放不开的时候,尤其是初
    都知道男女高潮存在时间差,女人的性高潮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