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梦之恋童癖“薛之呆”

 

在现实生活中,有很多恋童癖者,尤其以男性居多。在《红楼梦》中,就有几个恋童癖者,薛蟠便是此中最突出的一个。

薛蟠出身于于名门大户,因父亲早逝,没有得到过严格的管束和教育,智商低下,不好诗书,打架斗殴,寻衅闹事,眠花宿柳,无所不为,而又心无点墨,愚顽可笑。在家庭里,他时时受到母亲的指责和妹妹的规劝、嘲讽。对于自己喜欢的女子,他会用金钱来“俘虏”。不仅是女人,就连男人也不放过,他见到长得秀气的柳湘莲,有意要和他靠近,但遭受了柳湘莲的一顿毒打。

后来薛蟠搬到王夫人住处,得知有一家学,学中广有青年子弟,不免动了龙阳之兴,因此也假来上学读书,不过是三日打鱼,两日晒网,白送些束礼物与贾代儒,却不曾有一些儿进益,只图结交些契弟。薛蟠利用金钱吃穿的诱惑,哄骗这“几个小学生”,把自己的性趣转移到这些儿童身上,以此满足自己的性需求。

《红楼梦》中除了薛蟠是一位恋童癖者,还有一位“傻大舅”邢德全,也患有恋童癖。

邢德全是邢夫人的弟弟,但邢夫人非常讨厌他。平常,邢德全只知道吃喝玩乐。有一次,他和薛蟠在一起喝酒,有两个十六七岁、打扮得粉妆玉琢的娈童侍奉他们,当薛蟠赢了傻大舅之后,两个娈童便向薛蟠敬酒,却不理会输家傻大舅,傻大舅便骂道:“你们这起兔子,就是这样专上水,天天在一处,谁的恩你们不沾,只不过我这会子输了几两银子,你们就三六九等了。难道从此以后再没有求着我们的事了!”众人见他带酒,忙说:“很是,很是。果然他们风俗不好。”因喝命:“快敬酒赔罪。”两个娈童忙都跪下奉酒,说:“我们这行人,师父教的不论远近厚薄,只看一时有钱势就亲敬,便是活佛神仙,一时没了钱势了,也不许去理他。况且我们又年轻,又居这个行次,求舅大爷体恕些我们就过去了。”说着,便举着酒俯膝跪下。

刑大舅心内虽软了,只还故作怒意不理。众人又劝道:“这孩子是实情话。老舅是久惯怜香惜玉的,如何今日反这样起来?若不吃这酒,他两个怎样起来。”刑大舅已撑不住了,便说道:“若不是众位说,我再不理。”说着,方接过来一气喝干,又斟一碗来。

在刑大舅发了一通牢骚后,一个年少的人说了这样一句话:“……我且问你们两个,舅大爷虽然输了,输的不过是银子钱,并没有输丢了鸡巴,怎就不理他了?”虽是一个鄙俗的玩笑,可以看出刑大舅与娈童之间不寻常的性关系。

由这一段对话看来,薛蟠和刑德全为两个娈童争风出醋,已具备一种性爱的意味,并从种得到满足。刑德全又“嗔”又“骂”,那股酸劲可谓形神具备。(文/子寒)

    女人的生理构造,只要不是处男,亲身上阵过的
    大多数情侣在进行爱爱的时候,都希望女性能
    女人在性爱生活中总是处于一种被动的状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