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腥心理:千载难逢,此时不偷何时偷?

很多人会疑惑,为何运动员非要在奥运会之际点燃性的欲火,他们完全可以在其他时间一解自己的生理需求。殊不知,奥运期间,官方给运动员提供的环境是其他任何时候都难以与之相比的,在这里没有狗仔队的偷拍、没有配偶的跟踪更不需要为偷腥去编制各种谎言。

偷腥的重点在于“偷”

在很多美国运动员眼中,奥运村就是玩一夜情的地方

在我们所了解的奥运会中,奥运村在比赛期间会是选手们唯一的家,为了躲避媒体记者的采访以及选手们隔离训练的需要,奥运村里面的生活设施都会非常齐全,这个家是一个非常封闭的空间。不仅如此,选手们的家属也是不能进入奥运村与自己情人或爱人相聚的,除非这对夫妻或情侣都是参与奥运会并且能同时住在奥运村的选手。

如此一来,这些在封闭环境中运动员们凭借着有利的环境做出了本性中想做的事情。激情偷欢,不仅生理上得到了满足而且还给心理上带来了莫大的快感,这种快感正是来自“偷”的基本功能上,偷的东西永远带有一种不被人知却又临近被人知的刺激感。很多人更是为了这种刺激而不惜献出了自己的身体,一夜狂欢之后,给自己那勇敢的一“偷”画上圆满句号。

不“偷”被指是另类

奥运村提供着世界上最好的肉体,选手们如同种马一样

众所周知,很多人在一些事情上都有一种“从众”心理,而在奥运村当中,特定环境下的偷欢一事也是如此。大多数人受不了那种被人冷落的眼光,因此从不“偷”到“偷”,一种心态便改变了他们原来的想法。

在伦敦奥运村当中,我们知道奥运村提供给选手们的住所基本上是没有单间的,都是几个人一起合睡。可想而知,当其他几个人在你面前疯狂恩爱时你会有怎样的感觉,自己是参与呢还是出去等着完事呢?出去的结果是看到或听到走廊里男女呻吟的声音,还会时不时被路过的人认为是“假清高”,这样又是何苦?所以多数人选择了从众,不想被指另类的他们退回房内参与其中。

已跳黄河不偷白不偷

奥运村的事会留在奥运村,即使不做,别人也认为你做了

多数运动员还有一种“跳进黄河洗不清”的心态,我们都知道,从1992年巴塞罗那奥运会开始,奥运会主板方就已经为选手们提供避孕套了。这一提供官方倒是不要紧,但要紧却是那些运动员们。运动员们即使再清白,比完赛之后的他们也依然会被人怀疑。所以,很多人干脆不再固守贞操,在已经“跳进黄河”的时候痛痛快快地玩起了偷情。

“反正有25%的人没有偷情,谁知道谁就是那75%!”每当国外选手对记者说起此事,他的心态非常诙谐,给人一种反正没人确定我到底做没做,既然不确定那就不偷白不偷的感觉。

对于奥运会期间的这些避孕套的使用情况,很多运动员虽然没有明确地表明自己的观点,但是,出于这些偷情心理,千载难逢的时刻,很多人都不会放过这次绝佳的偷情机会。

(文/南唐)

    女人的生理构造,只要不是处男,亲身上阵过的
    大多数情侣在进行爱爱的时候,都希望女性能
    女人在性爱生活中总是处于一种被动的状态